校园资讯 > > 正文

高考涨分 语文教育喜忧参半

2020-07-30
  语文   学校应对:  学科教学向着“融合”发展   北京三十五中副校长黄鹏认为,从目前基础教育的现状来看,考试指挥棒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所以改革是势在必行的,尤其是对考试招生的改革。这是能让教育改革继续深化,让素质教育继续往前推进的重要保障。这次中高考改革将带动一系列改革政策的出台,促进学校的特色发展,同时,课程特色也会有一个更好的建设空间。   黄鹏表示,此轮改革隐含着另一层意思是,当前学校还在实行分科教学,但实际上现在的中学教学,尤其是高中阶段,对学生这种分课教学带来的影响是,学生对于学科的知识碎片化现象很严重,分别学习英语、语文、化学、物理等课程,但是孩子将来走向社会解决实际问题时,需要综合素质,而不是单纯的数学知识、语文知识。因此,衡量语文教学的成与败、得与失,要在语文之外去评价,不能困守住语文高考多少分。中学教学要走的路是在高考指挥棒之下在运行,但是学校层面所能做到的,是把学科教学的边界向外延展,不是困在某一个学科中,注重学科之间的联系和打通,给学生的是一个完整的东西。   语文改革:  更关注语文的“正道”   这次北京市中高考改革方案的力度是近年来少见的,强调了语文学科的母语地位。人大附中语文特级教师于树泉认为,改革后语文学科的命题内容、考察的能力要求、分值和命题目的发生了改变。语文学科的重要地位已经凸显出来,同时也就提醒老师和学生关注语文学习的“正道”。   什么是语文学科的正道呢?于树泉认为,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语文的外延极为开阔,生活有多宽,学语文的领域就有多宽。最重要的是打开视野,让学生去读书。他引用朱永新先生的一句话,“无论是对学生的语文学习而言,还是对学生的成长而言,我觉得没有比培养阅读兴趣度阅读习惯和阅读能力更重要的事了。”同时,余秋雨先生也曾表示,“只有读书,才能摆脱平庸;只有读书,才能提高生命质量;只有读书,才能拓展生命时空。不读书,语文是永远学不好的。”   与会专家表示,目前语文学科教学的应试也是非常明显的。因此,改革的核心不是在于分数、分值的变化,真正对以后的中学教学要产生重要影响的,是高考命题思路和方式的变化。因此,比起分值的变化,命题的方式要做重要的变革,这将更有意义。   在此次中高考改革方案中,强调了基本素养和基础知识以及所学的知识和生活实践的应用能力,包括英语、数学、语文等学科都有所涉及。如果真能把基础的素养体现出来,把解决问题实际的能力,能够在考题中以比较科学、合理的方式呈现出来,它会对目前的中学教学方式更能产生变化。   高考加分  不一定解决语文教育问题   北京十八中语文特级教师李锦超则对高考语文加分表示忧虑,他认为从政策层面看,增加语文考试的分数,体现了我们对于民族语言、民族文化的不自信。把语文放在考试当中,以增加分数的方式强化孩子们学习,这是一件悲哀的事。其次,这也体现出了教育的不公平。“为什么我们语文要涨到180分,为什么要提高到这个分数?”李锦超说,语文学不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现在教育当中确实存在着问题。以增加分值的方式,试图要扭转或者是改变这种思路可以理解,“但是这样做真的能改变吗?”   语文高考改革,不是简单的分数问题。对于语文老师、学校来说,改革应该涉及到诸如课程标准、课时量、教学评估、考核等一系列问题。   针对目前学校间存在的差异,北京十八中语文特级教师李锦超认为,改革政策应该重点关注处于中下层水平的学校,如果能把问题解决了,改革才算真正落到了实处。   不少学习方法只对好学生有效,但是对于一些较差的学生来讲意义就不大,这一点必须要认识清楚。李锦超表示,有些学校也会把文学名著摆在教室里,供学生阅读,但是由于学生学习水平和自觉程度有限,很少有人翻阅。如果学生学习程度上的差异不消除,许多做法事实上都只能是根据学校各自的情况试点,但若成为一个体系,用在常规教学中普遍推广开来,恐怕是不行的。   李锦超建议,无论是媒体,还是政府相关部门,都应该把眼光放低一点,关注中下等学校,“关注一下他们的教学,关注一下他们怎么努力去改变,他们应该成为改革主要的考虑对象”。   英语改革:  增加听力分值仍需商榷   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要想真正让学生学习,适当地增加负担是必要的。师大二附中英语特级教师郑宁华认为,降低分数以后,面对高考涉及的众多考试科目,学生是很难权重的。让学生没有考试压力,出于兴趣去欣赏文学作品、学习外国文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于中考英语科目中听力分数提高到50分,郑宁华有所担忧。从目前来看,20分的听力试题大概需要测试20分钟左右。让学生紧绷着神经、聚精会神地听20分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接下来,面对中考英语听力的50分,不知道考试时间会延长到多少,但是延长听力考试时间会使学生的疲劳程度增加,进而增加考试压力。同时,听力测试在进行过程当中还要提防诸多外界因素,如果遇上打雷、信号不稳定,都会影响收听效果,直接对考试带来影响。   此外,北京市的教育资源并不均衡,城区和远郊区县的师资水平是不同的。郑宁华表示,很多老师的发音并不是特别准,这会直接影响到孩子的听力水平。由于师资水平不同,把听力分数提高到总分的一半,可能会产生有失公平的问题。   志愿改革:  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一个好的制度应该从多方面进行考虑。高考志愿填报专家赵京认为,从明年开始,高考志愿填报本科各批次第一志愿增加为两所学校,改为平行志愿,实际上降低了填报志愿的风险。为了减少风险,从一个学校变成两个学校,从两个学校变成三个学校,这样学生的失误率就会越来越低,但是与此同时,学生进入到一所学校所需要的各个分数的要求也会增加。   赵京表示,一个好的制度应该能够做到让一个学生从小学、初中、高中对考分的重视程度降低,他们就不会因为英语分数的降低不去学英语。“如果制度设计得比较好,根据不同类型的学生去划分到他们所希望的学校,就会减轻高校的排名分量,减轻总分的要求。”而好的志愿填报制度,应该让考生把风险控制在一定程度内,而不是一味地降低风险。赵京建议相关部门能够给出一套既结合风险又能结合学生今后学习努力的方向,还能为这个社会的效益和效率带来更好的效果的一套报考机制,让整体社会的教育因为这个方面能够往好的方面的变化发展。   (王斌)
-

-

相关阅读

mfubiying资讯网